Friday, May 14, 2010

资深国会议员

一位70多岁的国会议员,自1960年代已经涉足政壇,而在政壇更是轉眼40載,長青不倦。虽然他领导的政党不曾执政过中央政府,可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高喊我要监督政府。

最近这位资深议员拿出一些国际报告指着中央政府没有好好的执政,反而让国家的国际声望节节败退,简直是人民的羞耻。

可是;当人民看回这位资深的议员时感觉有点儿无奈得自问,过去你这位资深议员是如何监督政府???

每一次大选,这位资深议员就会领导着他的同僚一起高喊踏入国会,监督及均衡中央政府的口号。可是;那么多年了!!你们到底监督了政府什么???为何让国家及人民蒙羞??

一个中央政府的腐败,因为没有一个能代表人民监督政府的政党呢???还是因为他不想那个执政党做得好而不去监督及矫正他??以便让自己有机会执政或使自己变得重要,那就不得而知。

最终,身为一位议员,不理是来自执政党或反对党,到底自己有没有办好自己的角色,40年来也不能监督好政府的议员该留下吗???

到底人民还会选择那些只会喊口号而没有真正执行议员任务的人吗??

希望那些已经喊了40年口号,而没有监督好政府的资深议员因该让位了。

18 comments:

hainansword said...

他要是一天没法圆了要做执政领袖的春秋大梦,还是继续会做大喊十的,监督了40年又如何?讲到“资深监督中央政府议员”一职,谁能争锋呢?他让位?哈哈哈!

Chong Swen 钟璇 said...

同意haninansword的留言,,一位监督了40年的议员,除了成功培养儿子接位当总秘书,党内多少精英都牺牲在斧下; 那有时间去'监督'。

Anonymous said...

我可以要求向他拿回国会议员的薪金吗??他当了当过那么多届国会议员也没有把国家发展带来好处???到了今天还敢怪政府,好像没有检讨自己的40年的任务失败。(以他的指责,他的任务绝对失败)

AhPek said...

Sekarang dia sibuk memantau anaknya sendiri dan juga kerajaan CAT saja. Berapakah orang PM sudah dipantau oleh dia? Sudah berapa gaji dan elaun yang dibayar kepadanya selama 40 tahun? wahai saudara-saudari sekalian, bukalah hati dan minda anda,jangan asyik ikut kata si pemantau yang paling gagal itu!

Anonymous said...

說得好!監督了40年依然失敗,看看我們前首相們栽培了多少首相和部長,甚至候任首相!

一比之下,相形見拙。歸家耕田吧!

Anonymous said...

政府万岁!!40 年了,连这么资深的议员都无法监督成功。。。真“净”果然不怕红炉火。。。楼上的也万岁!!

Anonymous said...

高喊萬歲的,
監督並不是件易事,尤其是308贏得不明不白的资深老傢伙,更加力不從心。反觀對BN內華基政黨來說,“監督”就輕松得多了。

p/s:我看下屆大選後,BN華基黨會更容易監督。

Anonymous said...

那资深议员万岁,万岁。。。如果他有一万岁那监督的政府也会一万岁。。。因为它还是讲吧了。

Anonymous said...

被監督的政府有一萬歲,那政府內的“滑稽”政黨也有一萬歲了。萬歲!

缴税人 said...

敦说:
1. The MCA has rejected Ong Tee Keat as President. It is to be expected that he would be dropped from being a Minister in the Cabinet.

2. His successor as Minister must know that Ong Tee Keat was about to expose the culprits in the Port Klang Free Zone (PKFZ) scandal. His removal may lead to the investigation and exposure as well as action on the Port Klang scandal being terminated.

3. I hope this does not happen. Tee Keat's successor must carry on his work and expose as well as take action against the people involved in that scandal. I don't think it is the intention of the MCA to put a stop to the needed action by dropping Tee Keat.


思维领袖,对于千万丑闻,想听听你的看法?

Anonymous said...

I think he has abandoned this blog.

在家工作 said...

工作是一时的,如果只存在为别人工作的观念,
在不景气的现在,如何突破经济限制,
免费体验(评估和瞭解) http://www.eloha.ws

阿葉 said...

用網路來增加您的收入

抗失業潮低不用擔心被裁員
居家網路創業免費試用中
學習簡單全程線上教學
立即加入體驗吧 http://wahez.weebly.com

奕翰 said...

呵呵!!批判的确可以让人逞一时的口头之快,但必须考量是否事实如此。

奕翰 said...

州代表大会中,丹士里郑福成说现在国阵许多给华社的拨款都不再通过马华,更透漏在国阵大会上,当州主席拿督陈财和发言时,巫统的领袖居然对副首相说“mca cakap saja!",既然巫统已经这样不尊敬马华,马华为什么还要一厢情愿的继续去符合巫统??还称兄道弟!!


马华许多选区的国阵主席职位被巫统夺去,当wangsa maju区的同志向总会长发问时,总会长居然说国阵有国阵的考量,说因为马华区会在当地没有办活动,所以国阵主席要换人,可是换了人这么久,却也不见巫统当主席后办的活动比马华多!!

当被问到wangsa maju 选区会不会拱手让人,马华的领袖都唯唯诺诺,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不要忘记,所有的马华选区都是党的领地,假如党的领地可以这么轻易的让人说拿就拿,说换就换,那么党的尊严在哪里?假如我们的领袖连在国阵里争取保留本身的领地都办不到,还谈什么高调问政??还有什么本事为华社争取权益??我们应该严厉的警告党的高层领袖,有谁胆敢点头答应,把像wangsa maju这样一个最有可能在来届大选中夺回的选区拿去跟其他成员党对换,这人就是出卖党的叛徒。

党中央成立了一个百人网络战队,说是为了反击反对党的网络宣传,总会长还说百人不够,应该在全国增加到千人,因为反对党的网络辩手太多了。

请问,我们是不是有真凭实据,可以证明反对党的确有庞大的网络工作队??还是这些都只是我们自己幻想出来的“假想敌”??本人也常在网路上跟人辩论,深知公开的网络上,许多发言者其实都没有党派背景,而是个人的仗义执言者。假如我们的辩手常常受到围剿,那是因为真理不在我们这边,而不是辩手不足的问题。

别人的言论可以在网路上引起共鸣,获得回应,是因为有真凭实据,图文并茂的发表,反观马华同志的部落格,乏人问津,因为说来说去都没有骚到痒处,只会自我吹捧!除了奖学金与拉曼大学,不知道马华还有什么功绩可以在人前炫耀的??

是不是只要马华可以每年保住奖学金的发配額及马华的先贤开办了一所拉曼大学,选民们就必须世世代代的把票投给马华??让马华的领袖可以世世代代为官??但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就那么单纯到只有奖学金和大学的课题??

贪污腐败的问题,执法偏差的问题,到国家未来的经济规划,马华现任的领袖什么时候敢仗义执言或发表谋略??每每在发表一些政府计划时,前面必定加上一句“首相说的”,难道我们的领袖就没有个人思维吗??难道马华偌大的一个政党却没有能力为国家献策吗??还是我们真的在国阵里失去了决策的权利??

更可笑的是,马华来届大选的竞选宣言竟然要建立在“假如巫统没有失去政权”的基础上!!这么窝囊的竞选宣言怎么能够博取选民的支持??

奕翰 said...

今日的马华,是不是已经脆弱到可以任人鱼肉?难道我们已经没有了谈判的筹码吗?在PEKASA的问题上,在巫统允许马来报章发表伤害华社的种族言论课题上,马华居然无法通过国阵管道,要求政府马上对付极端的土权领袖,更无法制止巫统允许马来报章发表伤害华社的种族言论!马华还谈什么“高调论政”?难道马华所谓的“高调论政”,就是只能在领导权力核心之外的报章上发发伟伦,让自己爽一爽?这根本就不切实际,当政论政却解决不了政治课题!!

假如马华的领袖真的有政治斗争,不为五斗米折腰,那马华也不需要提出什么“不如阁”论,马华的领袖可以马上通过国阵的管道向巫统施压,务必要政府采取行动对付那些挑动种族情绪的土权领袖及马来报章。此外,马华的领袖也应该敏感积极的对任何的执法偏差及行政贪渎提出正义的批判,而不是相互包庇的去协助巫统“消毒”,“灭火”。像709事件,警方过激镇压的情形已经在网上被人图文并茂的大事发表,我们的领袖不发言也罢了,居然还连同同善医院董事部捏造事实,掩耳盗铃的要人家不要相信真实的照片录影,应该相信董事部捏造的调查报告,结果搞得灰头土脸,至今仍然成为街头巷尾的笑柄!!

马华的“不如阁”论,其实只不过是总会长一个人在唱的一出独角戏,其他的高层领袖好像并不热衷,因为他们知道假如马华来届大选的成绩不如308,总会长必定换人,到时新的领导层就可以作出新的决定,那些中选的领袖又可以本着监督政府决策的大道理,名正言顺的继续去当他们梦寐以求的部长!!

马华的领袖常常在面对基层时,不断强调本身是多么的不畏强权,不惜牺牲;既然勇于牺牲,既然要高调问政,那么从今天起这些领袖就应该对政府的行政偏差及执法偏差提出正义的批判,强硬的与巫统摊牌,务必确保那些提出伤害种族和谐言论的家伙及捏造新闻的报章得到应有的惩罚。假如我们的领袖因为仗义执言而被巫统清算,这些领袖就会马上成为“英雄人物”,党的声望也就马上可以提升。

虽然这样的做法可能会面对巫统的报复,在来届大选杯葛马华,让马华输得很难看。但这又何妨?谁说马华不可以输?我们的领袖不是常常告诉我们要“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吗?以个人的利益与党的利益相比,个人是小我,党是大我;但假如以党的利益与民族国家的利益相比,党就是小我,民族国家的利益才是大我;假如党的失败,是可以连同把一个极度滥权腐败的巫统一起埋葬的话,党的牺牲是值得的。

我们的领袖常说,现在许多马华党员不敢穿上马华党服,因为这样会让他们感到羞耻。其实这些党员感到羞耻的不是因为马华输了许多议席,而是因为马华的领袖这些年来的确窝囊透顶,在许多政治课题上都静若寒蝉,不敢仗义执言。假如我们的领袖真的敢于批判时政,就算因此得罪巫统,在来届大选输得一席不剩,相信到时我们的党员在穿上党服时,都会感觉光荣。

是要站着死,还是赖着活,留待我们那些自认“不畏牺牲”的领袖自己选择吧!!

奕翰 said...

雪州宗教局于8月3日,在没有申请搜查令的情况下检举社区组织假八打灵基督教会举办的亲善感恩晚宴,过后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回教党)出言力挺,被马华领袖群起炮轰,总会长蔡细厉于隔天发表文告指明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必须对事件作出解释及道歉,接着许多马华州级领袖也纷纷发表文告,要行动党行政议员表达立场,要雪州政府对事件展开调查,负责,道歉及开除哈山阿里,否则行动党就应该与回教党决裂;更不忘揶揄回教党“并非真正开明”,说民联的“尊重”是在“做戏”,更要求雪州非回教党行政议员必须引咎辞职。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雪州民联政府得处理方式:

8月4日----雪州务大臣卡立亲自致电教堂主理牧师何强赞表达遗憾,并下令雪州宗教局呈报告解释。

8月5日----在雪州务大臣卡立对所有雪州议员下达“封口令”的情况下,行动党党巍林吉祥适时发表文告,对事件的发生表示遗憾,并指责哈山阿里无视大臣的命令,袒护雪州宗教局的举动是离群及毫无团队精神的。

8月5日----雪回教党表态,强烈反对宗教局突击检查其他宗教场所,并促哈山阿里及雪州宗教局作出解释,此外也宣称回教党内无人将该晚宴与向回教徒宣扬其他宗教一事挂钩,除了“哈山阿里”一人之外。

从以上民联的应对策略,充分的在人民面前展现出民联各党的步伐一致及合作无间的 团队精神。

反观国阵,在马华领袖不断的谴责声中,由首要媒体掌控的“每日新闻”于8月6日封面报道“金钱贿赂典当信仰”,并指责上述事件是特定组织假借慈善活动,救济生活窘迫的回教徒,目的在于唆使回教徒转教。

8月9日,巫统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更向报界表示“相信宗教局官员是依法行事”。

脆弱的马华再次被自己的盟友(巫统)在背后插上一刀!奇怪的是,马华的领袖好像个个都练得一身铜肩铁背,屡屡的被人在背后插刀都不觉得痛,还不时的在基层面前赞扬巫统有多开明,更百般的要挟华社必须支持巫统,支持国政!

在哈山阿里袒护雪州宗教局时,我们的领袖对民联提出了诸多要求,现在轮到自己的盟友袒护雪州宗教局,不知道我们的领袖会不会也一视同仁,务必要巫统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道歉”?否则,我们的领袖是否有胆量与巫统“决裂”?那位曾经要求非回教徒行政议员引咎辞职的州议员是不是也会辞职以示抗议?

以上的迹象,已经充分显示马华在国阵中早已被其他盟友视若无睹,因为巫统知道,马华的领袖都是“没有脊椎的动物”,不论如何的对他们“百般蹂躏”,最终他们还是会在风停后,抬起头,站直腰。

我们不敢奢求一向强调“高调问政”“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的马华领袖能够在这事件中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要他们也能像民联一样,迫使雪州巫统与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划清界限,清楚地表明巫统不赞同雪州宗教局的行径,并且要求中央政府采取行动,对付捏造事实,常常作出煽动性报道的马来报章,相信至少还可以挽回一点已经荡然无存的“尊严”。

奕翰 said...

总会长拿督蔡细厉在出席各州代表大会时,频频叮咛各区会领袖必须团结一致,抛开个人恩怨,不可互扯后腿,以便确保来届大选可以赢取更多议席。当被问及来届大选遴选候选人的标准时,总会长一再强调,为了极力争取胜利,候选人必须是获得该区选民爱戴的领袖。

8月6日过后,当所有的区会都呈上了候选人名单后,却传出了马华某高层为了不让拿督翁诗杰继续在班丹选区上阵,不惜刻意放出风声怂恿该区妇女组主席梁小琴及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取代翁氏在该区上阵的新闻。

翁氏是308政治海啸中,马华在雪州7个国会议席里唯一胜选的国会议员,虽然失去了总会长的职权,但在班丹区依然老树盘根。相信随便找个人问问都会同意,假如来届大选马华要在班丹区胜出,翁氏肯定是最佳人选。既然翁氏已经符合了为党争取胜利的条件,为什么党中央还要刻意为难?

假若一边厢劝基层抛开个人恩怨,不可互扯后腿,一边厢自己却在遴选候选人时罔顾党的利益,公报私仇,乘机铲除异己,总会长就会变得毫无诚信,讲一套做一套,怎么让基层信服?假如总会长率先背信弃义,基层们当然也就无需再顾虑什么党的利益,同志的道义,在来届大选时只要己方的人不获上阵,就极力确保上阵的人不中选,大家就来个自相残杀的把所有议席都拱手让人,或许这也未免不是件好事,反正都在向总会长学习,届时所有的责任都由总会长一人去承担好了。

位于直辖区的另一个选区,旺沙玛珠也面对同样的问题,该区候选人拿督姚长禄在308大选时仅以百多张的微差票败给以公正党旗帜参选的黄珠强,经过选后的战情剖析,发现败选是由许多小因素同时发酵所引起的,其中一个最为不值的原因是,当地许多支持他的华裔选民,投票当天却把票投给了反对党,原因是他们不喜欢国阵,不希望让国阵赢太多。

虽然输了选举,这些年来姚氏依然在该选区上默默耕耘,为该区的选民提供良好服务,在该区的华裔社群里可说有口皆碑,更加上在上届大选时把票投给反对党的支持者都觉得亏欠姚氏一份情,假如来届大选再由姚氏在该区披甲上阵,他们肯定会把票投给姚氏,这无疑大大的提升了来届大选马华在该区胜选的机会,只是至今姚氏也一样没有得到党中央的肯定!

假如总会长要表现言行一致,真心诚意为打造一个不分派系,团结一致的马华,就必须以身作则,率先树立宽容的榜样;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即刻宣布,来届大选班丹区及旺沙玛珠区肯定由拿督翁诗杰及当年隶属黄派的拿督姚长禄上阵,以事实证明本身的确是以党的利益为先,不是讲一套做一套。